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科技

卖出上万张九月生活消费卡店老板砸掉招牌躲

发布时间:2018-10-24 18:25: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卖出上万张九月生活消费卡 店老板砸掉招牌躲避顾客

抽屉里20张面值100元的欧香台湾面包坊消费券,让老余杭的梅女士十分尴尬,这原本是她发放给公司员工的生日福利,但员工们最近却反映:找不到一家还在营业的欧香台湾面包坊。

梅女士总计购买了4000元消费券,像她一样拿着欧香消费券却无处消费的人还有不少。

从10月15日起,杭州20多家欧香台湾面包坊陆续关闭。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发生在10月14日,义乌的供货商突然宣布不再供货。

下午还在正常订货

晚上突然宣布关店

陈小姐,原欧香长阳店店员,她在讲述10月14日发生的事情时,仍觉得很有戏剧性。

欧香长阳店位于三墩董家路,紧贴亲亲家园小区,店里生意一直不错。“一天下来总有个千把元的营业额。”陈小姐说,当时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让她联想到随后发生的事情。

10月14日下午3点,欧香长阳店按照惯例,为第二天所需货品下好订单,可是傍晚突然接到一份通知,义乌供货方不再为其供货。紧接着,店老板召集所有员工,告知门店关门在即,明天就不用再来上班了。

在114声讯台,登记在册的杭州欧香门店,包括总店在内三分之二的门店已停机,其余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对方明确告知,原来的欧香面包店已不复存在,转租之后开起了新店。

杭州汕头两个欧香

竟然没有血缘关系

“源自台湾,始于1998年。”汕头市欧香食品有限公司官上介绍,欧香有四家公司,分别位于广东的汕头、揭阳,浙江的杭州、义乌。

然而,当投诉无门的杭州消费者联系上汕头方面,却被对方告知,杭州欧香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杭州欧香食品有限公司,注册于2005年11月,大股东来自汕头,另有5位杭州股东,注册资金为50余万元,与汕头欧香并非从属关系,并不是外资或三资企业。

2009年,汕头大股东追加50万元注册资金,企业注册资金达到100万元。

2011年9月,汕头大股东突然撤资,同时退出的还有2个杭州小股东,剩下3位杭州股东接手全盘,公司注册资金保持100万元不变

卖出上万张九月生活消费卡店老板砸掉招牌躲

目前,杭州市工商局站上,杭州欧香的状态仍为在册。

然而,这些关系和变化,不仅普通消费者不知道,就连很多加盟商都不知情,直到门店关闭他们才知道,杭州欧香与汕头欧香根本不是分公司和总公司的关系。

两年前拥有70家门店一度计划5年内上市

作为杭州欧香公司员工,吴先生(化名)主要负责产品调度,一直直观地感受着公司的浮沉。

他认为,2009年,是杭州欧香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分水岭。此前3年,欧香着重打响品牌,分店扩张脚步并不算快。2009年3月,分店数量为31家。2009年下半年到2010年初,杭州欧香突然爆发,分店数一度达70家,攀上历史峰值。

为了满足门店需要,杭州欧香在余杭创办了属于自己的配套食品厂——杭州欧瑞食品有限公司,拥有5000平方米的两层厂房。

“当时我们坚信门店能开到上百家,欧瑞建成时的规模能为至少200家门店提供产品供应。”吴先生回忆。

在这段急速扩张期,杭州欧香开出了近30家加盟店,占到分店总数的4成左右。

很多老板事后回忆,自己在加盟过程中被告知,杭州欧香有个计划——要在5年内上市。

原料房租翻倍上涨转移郊区仍然亏损

杭州欧香急速扩张的同时,可莎蜜儿、85度C等一大批新品牌开始涌入杭州市场。

“2010年上半年开始,我们发现有二十几家分店周边200米内,都开出了可莎蜜儿,我们丢了好大一批积累了几年的老客。”吴先生说,相比欧香,可莎蜜儿新店的格局更好,产品也更新颖。

雪上加霜的是,原材料和房租的大幅上涨。一份2010年-2012年间产品原材料涨幅表显示:白糖每公斤从3块2毛涨到7块8毛,鸡蛋每公斤从2块2毛涨到4块5毛,黄油上涨得最为夸张,翻了4倍之多。

2010年,不少欧香分店在房租续签时,房东都将房租翻了一番甚至几番,直接导致杭州欧香门店开始从市中心向郊区转移。

郊区战略并未挽回杭州欧香的颓势,从2011年开始,杭州欧香直营店大都处于亏损状态,更别提加盟店了。

“加盟商本来就是以盈利赚钱为目的的,一旦出现亏损,就很难坚持下去,这也是导致欧香急速衰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吴先生说。

新供货合同引发矛盾加盟商陆续选择退出

今年4月,杭州欧香又遭遇了最致命的打击——负责产品供应的杭州欧瑞,由于连年入不敷出宣布破产,取而代之的是一家义乌的供货商。

欧瑞破产后,杭州欧香将一份新的供货合同放在加盟店老板面前,这张合同直接导致了更多加盟老板陆续关店。

以加盟商袁先生为例,他在今年5月后陆续关掉了自己加盟的杨家牌楼店、科技学院店和仓前店。袁先生说,原本加盟合同中约定,欧香每月统一收取营业额,第一年加盟老板可以拿到30%的利润,第二年28%,第三年25%。新的合同却将该项约定改为每周结算营业额,欧香拿走营业额的60%。

按照这份合同,除去欧香拿走部分,袁先生所得毛利约35%,除去回收过期食品及打折卡等成本因素,平均毛利仅20%,以每天元的营业额计,毛利只有元。“不算店员工资、水电费,就连10万元一年的房租都不够,这份合同叫我怎么签?”袁先生叹道。

意外接上最后一棒店员创业赔光积蓄

加盟商陆续退出,杭州欧香和义乌供货商的合作也进行得并不顺利。

吴先生说,“杭州人吃东西比较讲究,欧香也是追求质量的,我们提的要求比较多,义乌那边却懒得理会,矛盾越积越深。”

10月14日,义乌供货商突然单方面停止供货,杭州欧香仅剩的20多家分店顿时陷入灭顶之灾。

闲林盛世嘉园门口,欧香台湾面包坊加盟店老板李小姐,不仅砸掉了门口的招牌,锁起了店门,还将门店中所有欧香商标遮掩起来,以免消费者上门质问。

“今年7月接手店时,公司正在搞促销,店里共卖出1万多张消费卡,现在倒闭了,消费者都来找我要,我实在撑不下去了。”李小姐说,自己曾是欧香门店的普通店员,后来拿出全部8万元积蓄,从一个加盟店老板手中转接下了两家分店,并于7月14日重新开业。谁曾想接到的是最后一棒,她只做了3个月的老板,就不得不面对一摊无法收拾的残局。

●分析

面包大战呈白热化

欧香到底输在哪里

杭州欧香陷入绝境,也引起了昔日同行的关注。业内人士认为,利用加盟盲目扩张,产品推陈出新太慢,成本高,竞争激烈,都是导致杭州欧香输的原因。

可莎蜜儿目前在杭州有80家分店,市场部曾经理认为,过多的加盟店对品牌面包店并非好事,“我们曾有20家加盟店,可是没多久就发现,加盟商非常难管理,他们是冲着钱来的,服务、品质、思想理念和我们完全不一样。加盟商的加入,很可能会破坏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品牌效应。”

所以,可莎蜜儿很快收回了10家加盟店,目前还有10家正在收回。

而在九月生活市场营运部胡经理看来,“一个品牌要长期存活,推陈出新很重要,要不断研发适合大众新口味的产品。”

目前,杭城市场上有50家九月生活门店,其中30%的门店经营收入在盈亏线上下,胡经理坦言,激烈的竞争和不断增长的房租原料成本,正让这个市场越来越难做。

●进展

工商部门已介入调查

消费者被坑无人搭理

所有欧香门店一夜之间全部关门,最受伤的还是那些预付了现金的消费者。很多人手中都有上百甚至上千元余额尚未使用,但目前为止均未得到杭州欧香给出的说法。

拨通欧香全国,话务员表示,如果消费者手中持有欧香会员卡或是消费礼券,可以致电该,先将卡号和礼券编码登记下来。然而,她同时表示,目前杭州欧香食品有限公司并没有相应负责人在处理此事,杭州欧香的企业法人也迟迟联系不上,但企业几位股东还在,迟早会出面处理此事。

近日,杭州工商局接到了不少消费者对杭州欧香的投诉,目前工商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