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污染防治

山西省二氧化硫排污权交易已经进入倒计时

发布时间:2018-09-22 13:09: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山西省二氧化硫排污权交易已经进入倒计时

核心提示:二氧化硫交易最敏感的部分无疑是价格,这也是电力行业推行二氧化硫排污权交易的难点。

这笔交易,和普通物品交易不同,并非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是先使用指标,后谈价格。

目前国内最大规模的一笔二氧化硫排污交易,已经在太原悄然完成。该交易涉及二氧化硫排放量1.4万多吨,交易金额近9000万元,最高交易单价为6315元/吨。

这笔交易于2009年12月31日,由国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和山西国际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山西京玉发电有限公司、同煤国电王坪发电有限公司三家发电企业在太原签订。

追溯此交易的谈判过程,并不顺利,曾一度停滞,在山西环保厅的协调下,最终谈妥。不过,目前,卖家遭遇了税费难题,尚未收回近9000万的价款。

而与此同时在进行的是,“山西省政府正在向财政部和环保部申请排污交易中心国家试点,该中心年内有望问世”,山西省环保厅副巡视员刘西丹向本报透露,“这意味着山西省二氧化硫排污权交易已经进入倒计时。”

先用指标,后谈价格

这笔交易的买方和买方都在朔州。

卖方为国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下属的神头第二发电厂(以下简称神二);买方为山西国际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山西平朔煤矸石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朔)、山西京玉发电有限公司下属的右玉发电厂(以下简称右玉)和同煤国电王坪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王坪)。

平朔从开始接触到最终签下来,经历了近5年的时间。“我们是最早与神二接触的买家。我们在2005年向他们表达了购买意愿。”平朔总经理张培华对本报说。

在接触之后,“平朔与我们签订了一个初步的购买意向协议。”神二环保信息部主任助理武新斌说。另外两个买家从2007年签订购买意向到最终签约也经历了2年多时间。

但他们仍然是幸运的。

和常见的此类交易相比,他们并没有遭遇“卖家惜卖”的难题。据悉,此类交易目前卖家稀少,还是卖方市场。大部分电力企业即便自己有富余指标也“惜卖”,以备将来扩建、新建项目使用。

但此次交易的卖方却很大方,因为它的身份有些特殊。神二电厂是国家电调频调峰电厂。

“我们厂在2003年获得了27000多吨总量排放指标,在2006年开始改造脱硫设施,实施脱硫之后,节约下来约2万吨二氧化硫排放指标,我们拿出了其中的14000多吨进行交易。”武新斌说

山西省二氧化硫排污权交易已经进入倒计时

神二副厂长刘进海说,神二在未来的几年上新机组可能性比较小,即便上新机组,他们脱硫节约下来的富余指标依然够用,于是他们就产生了将其拿来交易的想法,实现其经济价值。

因此,三个买家有了需求之后,很快就找到了神二,并签订了购买意向协议。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不属于五大电力集团公司,要上新的项目,无法通过内部削减的指标来作为总量控制指标使用,只能购买其他企业削减来的指标,以备环保部在项目立项时审查。

“最初的购买协议非常简单,就是神二电厂同意平朔使用xx吨二氧化硫排放指标,价格另行商量。”国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生产技术部主任工程师孙志宽说。签了协议之后,买家就开始陆续使用二氧化硫排放指标。

此后,这笔交易就近乎停滞了。因为买方已经开始使用指标,只要卖方不去提,这笔交易可能永远搁置。

在山西省环保厅的牵头组织和协调下,这笔交易重新进入议程。环保厅把买家和卖家召集在一起,在9月和10月开了两次协调会后,最终在12月初合同谈判成功。

平朔从2005年开始与神二接触,直到2009年年底才签下来,中间耗时漫长,主要是卡在了政策上,国家对这类交易的态度不明确,具体的交易规则欠缺,比如如何定价,都不清楚。

这次交易也推动了山西省的立法工作。2009年12月14日,山西省政府发布了《关于在全省开展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工作的指导意见》(晋政号),明确了山西省开展交易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这个文件为此次交易确提供了合法性。

合同签了,但钱还没收回来

二氧化硫交易最敏感的部分无疑是价格,这也是电力行业推行二氧化硫排污权交易的难点。

根据了解,实际上这笔总计14000多吨的交易由两部分组成,每一部分的价格稍有不同:一部分是对过去的交易意向的确认,主要是2005-2007年,神二已经承诺转让给三个买家的二氧化硫指标9302吨,合同单价有所区分,平朔和京玉是6315元/吨,王坪是2600元/吨;另一部分是新的交易,神二与平朔2×300MW扩建工程、京玉2×600MW建设项目签署了新的交易合同(二期),合同额5000吨,合同单价6315元/吨。

“此次交易的具体价格均由企业双方自主协商,定价主要参考了省外目前已有的交易价格,以及二氧化硫排污收费标准,企业脱硫设施建设和运行投入的成本。”山西省环保厅贺中伟说。

孙志宽对此解释说,考虑到山西属于中部地区,山西省环保厅制定提出了一个“高于西部,低于东部”的建议定价原则。西部较低,东部的单价通常为元/吨,最终订在6315元/吨。

根据武新斌介绍说,这个价格是参考了《排污费征收标准管理办法》中,二氧化硫排污费每吨1263元的收费标准,考虑到国家每隔5年调整一次排污总量重新进行一次排污权初始分配,所以买家需要支付5年的治污成本。

那么,为什么王坪是例外?

在当地采访时了解到,王坪在签订购买意向协议书的时候,主动提出了一个价格,这个价格按照2007年山西省二氧化硫排污收费的标准来计算的,每吨630元。这次定价时,双方考虑到了这一问题,经过协商达成一个双方都认可的价格,最后王坪取的是630元/吨与6315元/吨之间的一个中间值。

对于6315元/吨的单价,当地反馈不一。有的企业认为,这次交易是不充分竞争的结果,卖家少,但买家也十分有限,为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指标支付这么高的价钱,不值得;有的企业认为,以后此类指标会越来越贵,出再多的钱可能也买不到,现在的定价可以接受;同时也有人担心,以前某些企业的富余指标,被政府调配给其他企业使用,会不会引起费用方面的争议,被调配方要求使用方付费。

这类争议还没结果,但这次交易的履行遇到了技术上的难题。

“合同虽然签了,但钱还没收回来。”孙志宽无奈地说。

朔州市环保局总工程师陈志国透露,在付款方式上,平朔和京玉选择了分期付款,而同煤是一次性付清。

“买家要付款,要求我们开发票,否则无法做账。我们不知道怎么开发票。”武新斌说。

孙志宽介绍说,排污权交易是一个新生事物,要不要征税,征多少税,目前税法并无明确规定。

“我们和北京市税务局沟通了几次,他们初步认定为,这类无形资产应当参考碳交易的规则免税。如果免税的话,收入方只需出具收据即可。”山西省的税务部门要北京税务局提供书面证明,但北京税务局表示可以打说明,但不能提供书面文件。

据了解,国家环保部目前表示,还没有明确的政策。

因此,对国能源来说,除了收到平朔和京玉的第一期类似定金的款项,这次交易的其余款项尚未兑现。

交易的推广难题

“这次交易引起了很多企业的关注,省内外不少企业也打到省环保厅,咨询这次交易的具体操作情况。这个个案很具有推广价值。”刘西丹说。

但如果推广的话,还面临诸多难题。

首先,这次交易有些机缘巧合的成分。买家和卖家很快相遇,卖家在尚未收到货款的情况下,履行了交付义务。在大多数区域,买家很难找到卖家,只能在市场化手段之外另寻变通之路。如何激活指标富余企业的出售意愿,或许可以从总量控制上着手。

目前总量控制政策预期性不强。企业也不清楚自己未来到底可以拥有多少排污权,这不仅导致卖家惜卖,老的污染企业占有过多的排污权,影响新项目的建设,也导致买家与卖价在进行排污权交易时犹豫不决的心态,为排污权买单值得不值得,老企业的富余指标会不会被收回去进行二次分配。

因此,要推广此类交易,国家需要从宏观上确定一个长期的总量控制目标和计划,山西省需要在省内明确每年企业排放的污染总量,如一个五年计划期内,每年的排污总量是多少。

其次,这次交易仅仅局限在朔州市的电力行业之内,全省的排污交易平台尚未建立,因此很难在全省跨地区推广,这就大大降低了这笔交易的标本价值。

“如果是跨市、跨省交易,指标可以协调,意义可能大不一样。我在大同减的指标,能不能在朔州用?”王坪总经理李明华说。

排污权交易价格形成机制需要完善。这次交易的价格大体上是由企业谈判谈成,那么以后类似交易政府要不要发挥作用,制订一个指导价?

此外,交易的形式也应该多样化,除了传统的买卖交易,应当逐步考虑为企业提供租赁、抵押等多种市场交易形式,让企业更加灵活地使用排污权交易,从而更好地实现环境保护和发展经济的融合。

这些问题的求解有待山西省乃至全国排污交易中心的建立和规范。

标签: